筆趣閣 > 法師網 > 第1375章:神嫡之戰

  為什么?
  
  牧葬和笑心都奇怪這個問題。
  
  不僅他們,現在‘入場’還有其他的虛無神嫡。他們都是牧葬的兄弟,或者牧葬的堂兄與表弟。數量很多很多,所有參與襲擊計劃的虛無神嫡被來到了這里,一個疑似鯤鵬‘弱點’的原材料基地。本來,他們都應該傳送到不同地方,而不是同一地點。
  
  再加上眼前地方沒有工人匠師,只有唐士道,鮫姬和三耳。
  
  這不是陷阱才怪。
  
  奇怪的是,為什么這是陷阱?明明,牧葬都花費了一百多年才密謀成功的計劃,卻在最后一步變成敵人的陷阱?
  
  看到牧葬和笑心,鮫姬和三耳也皺了眉頭。
  
  虛無神嫡們奇怪這件事,她們兩個虛空神嫡也奇怪,為什么一場‘相遇’如此突然?
  
  在之前。
  
  唐士道已經跟她們說明后續:沒有后續,勸退古獸群族之后就是等待,隨時遭遇對手,隨時開戰的等待。
  
  沒有想到。
  
  忽然等來這么一個結果。
  
  “為什么?”牧葬本來不想問,但最終還是忍不住問了。
  
  一百多年的苦心與忍耐,以為能夠功成名就。
  
  結果。
  
  只是一場幻夢。
  
  唐士道只是輕輕搖頭,沒有完全回答,只淡淡一句:“你不該使用源晶爐戒指,真的,那是我制造的東西。”
  
  牧葬不懂,但也懂了。
  
  自己以‘工人匠師’的身份成功潛伏了一百多年,但是,從觸碰和使用源晶爐的那一刻開始,自己就曝露了。人皇一直沒有揭破,因為他不想打草驚蛇。或者說,自己這種間諜還有更大作用,不可輕易浪費了。奇怪是,人皇是如何做到的?
  
  而且。
  
  其他的虛無神嫡又是如何傳送到一塊的?
  
  唐士道沒有說。
  
  沒必要。
  
  其實,在很早之前,唐士道就使用大傳送門術在各大虛空‘織網’。剛一開始,這個‘織網’本來只是為了應付‘墻外’敵人。沒想到,稻草人口中的‘諸神’不是想象中敵人,根本沒必要使用這個網。開啟古神墳場之后,唐士道才意識更可怕的敵人來了。
  
  為防虛無法師突襲虛空,唐士道激活了這張大網。
  
  預警。
  
  或者直接阻攔。
  
  因為全知之眼和混沌種子的升級,這張大網比原來強化了萬倍不止。牧葬本來就已經曝露,他的計劃自然不可能成功。聯系虛無神嫡襲擊鯤鵬的弱點,唐士道正中下懷。話說回頭,就算沒有預警大網,入侵鯤鵬的原材料基地也不可能成功。
  
  “這里是……”鮫姬看見強敵環伺,臉上沒有一點擔憂表情。
  
  “這是大空間術的衍生法術,模擬實境。鯤鵬的原材料基地很重要,我不可能一點防范都沒有。因此,每個生產基地都有兩個。一個是真的,工人匠師們工作的地方。另一個……也是真的,但,只是所有東西一樣,并沒有工人匠師,也沒有材料。”
  
  “如果有人在工人匠師那邊搗亂,人就會被轉送到這里?”鮫姬也能理解‘兩個同樣地方’的意義。
  
  “對。匠師的第一條契約:凡是動武打架的,一律關禁到監牢中。”
  
  “那個‘監牢’其實就是這里?”鮫姬指著眼前的空間。
  
  “嗯。”唐士道輕輕點頭。
  
  交談到這里,牧葬等人都變了臉色。他們也明白鮫姬是故意問的,唐士道也故意回答。為的只是讓他們死個明白……鯤鵬沒有弱點,大家想象中的弱點地方,其實是人家最有保障的地方。
  
  現在想想也對。
  
  鯤鵬真這么容易對付,早崩盤了幾百次。
  
  “笑心交給我,可以嗎?”三耳忽然開口,只望著同為虛空神嫡的笑心。
  
  這樣一問,它并不是逃避危險。
  
  眼前的虛無神嫡很多。
  
  除牧葬之外,牧葬的兄弟和堂表兄弟也很多。他們也許不如牧葬,但實力絕對不弱。這么多人聯手,戰斗力絕對恐怖。可是,人皇既然敢全員集中一地,證明他有把握。最少一點,這地方是人皇的,打不過,人皇也肯定可以逃。
  
  再者。
  
  鮫姬的實力……
  
  在虛空神嫡之中,魃屬于未知,元霄稱第一鮫姬稱第二沒毛病。然后是自己,再然后才是御獸者和御靈者倆個自大狂。所以,在鮫姬在場,虛無神嫡數量多一點也未必占優。
  
  “他可能擁有天蝕法術。”鮫姬提醒一句。
  
  “意料到了。”三耳也不驕傲,沒有輕視任何對手。
  
  實力排比。
  
  在御獸者和御靈者之后,五首和笑心一定是緊隨其后的神嫡。
  
  加上天蝕法術,實力翻幾倍都不止。
  
  可是。
  
  有一些強者的自信不同常人,無論面對任何對手,他們都有信心一戰。白勝男敢‘踹’禪九,就因為她自信擁有最快的速度。三耳面對擁有天蝕法術的笑心,自然也有自己的勝算。禁咒很可怕,但,禁咒不等于勝利。法術這種東西,修練越好越強大。
  
  沒有修行磨礪,禁咒也跟普通法術無異。
  
  這時候。
  
  唐士道也不反對,一揮手,空間開始‘錯亂’分離。仿佛一化為二,三耳和笑心被瞬間‘隔離’了。
  
  明明就在身邊。
  
  看得見,感應得見,就是觸碰不到。
  
  此時。
  
  “牧葬交給你,其余交給我,如何?”鮫姬也開口了,一句話就要了所有人。
  
  “可以嗎?”
  
  “嗯。”鮫姬輕輕點頭,對人數沒什么感覺。
  
  不過她也聽得出來,唐士道另有一層意思……不要曝露‘地母’的身份,只能夠使用正常身份的力量收拾局面。這些人都是虛無神嫡,也擁有天蝕法術,在他們身上可能擁有某種‘陷阱’。會不會坑人不說,如果能夠傳遞情報,曝露‘地母’的身份就是輸了。
  
  鮫姬回應,也是‘我能行’的意思。
  
  她不選牧葬是有理由的……唐士道故意坑牧葬一把,肯定需要他所知道的情報。贏是次要,榨干牧葬的情報才重要。換自己下手,說不定就兩三下打死了。
  
  唐士道揮手。
  
  空間再分。
  
  牧葬搖頭示意,讓同伴們別沖動,先看清楚局面再說。
  
  同時。
  
  牧葬還有另一層意思:如果是同伴們一同聯手,拿下鮫姬更容易。到時候,支援笑心或者支援自己都更有利。
  
  這時候的另一邊,笑心也輕輕擺手。
  
  仿佛在說:這是最好的結果。
  
  中了敵人的陷阱。
  
  一對一分兩組,然后一大群對付一個,這已經是最有利的分配了。
  
  面對三耳,笑心本無把握。
  
  但。
  
  “三耳,老實說,我很羨慕你們這種人。你們都很強,元霄,鮫姬,你,你們都無須畏懼御獸者和御靈者。所以,你們都很自由,他們不可能強制要求你們加入陣營。可是,我不行,我必須站隊。否則,我的親哥哥就會殺掉我這個親弟弟。”
  
  “所以,你投靠虛無神嫡?”三耳覺得這就是一種背叛。
  
  理由?
  
  陰太衡和陽太衡代表虛空。
  
  無論恨不恨他們,虛空神嫡就代表了虛空勢力。
  
  “對。”笑心沒有否認,很直接承認:“沒有別的理由,三耳,我只是想獲得‘自由’的力量,天蝕法術的使用權。有了它,我就能夠超越你們,成為自己的主人。”
  
  “你沒有。你還不是自己的主人,你不過從御獸者的部下變成了虛無神嫡的部下。”
  
  “對,也對。但是,我的力量變強了,這一點沒有錯。”
  
  “是嗎?”三耳不敢茍同。
  
  “是的,我變強了。你知道嗎……”笑心一直都是笑臉,從未改變。他的缺陷就是沒有別的感情,永遠只會笑。現在,他的笑臉不見了,換成了平常的面孔:“在以前,我只能笑。無論憤怒,悲傷,驚恐,我都只能笑。我可以扭曲自己的臉,變成哭臉,但實際上,我只有笑。”
  
  “現在不是了嗎?”三耳看到笑心臉上慢慢出現怒容,也沒有太驚訝。
  
  神子神女都有一點底牌。
  
  沒有的,早死光了。
  
  “現在我可以笑,也可以哭。可以驚,也可以怒。我剛剛說過,現在我是自己的主人了。”
  
  “如果唐是你,我覺得他不介意只會笑。他會從笑顏中自我尋求新的喜怒哀樂。”
  
  “他不是神嫡,甚至不是神裔。”
  
  “血統這么重要嗎?好吧,對你來說很重要。但是,假如血統真這么重要,為什么你不喜歡陰太衡和陽太衡賜給你的‘笑’呢?”
  
  “那是缺陷,不是賜予。”
  
  “你這么想嗎?好吧,每個人都不同想法。”三耳也不急著動手,仿佛還在等待什么。
  
  “你喜歡你那丑陋的第三只耳朵嗎?”
  
  “這個……不,我不喜歡。”三耳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又慢慢說道:“但是,我修練了它。擁有雙耳的我,可以聽到很多動靜,包括生命的律動和能量的流動。第三只耳朵……它可以聽到一些‘不存在’的東西。”
  
  最后一句,三耳是換了一個位置才說的。
  
  在換位置之時,三耳也躍動了一下。
  
  躍動之時。
  
  三耳在‘無物’的空白區域劃了一爪……鮮血飛濺的一爪。明明空白無物,但鮮血卻不是假的。
  
  笑心不是笑心。
  
  或者說,說話的笑心不在原位,他隱藏了位置。
  
  三耳‘聽’到了他。
  
  贏了嗎?
  
  沒有。
  
  因為鮮血是三耳的,是它受傷了。
  
  “我說過,我變強了,三耳。你很強大,能夠找到隱藏的我。但,我早一步意料到了。擁有禁咒力量的我,不是你這種水平能夠對付的。這一次,你輸定了。”笑心重新現形,整個人已經能量化,變成虛無生命的狀態。
  
  同時。
  
  他的軀體有無數漩渦。
  
  很小很小,卻布滿了全身上下,仿佛旋動的小小星云。
  
  “笑心,你知道我的稱號嗎?”
  
  “嗯?你……有嗎?”
  
  “有,我叫做:隱藏者。擁有超越大圓滿力量之后,從來沒人見過我,包括現在的……你。”

打死都不赌分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