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哈利波特與幸運之子 > 0073 《預言家日報》

  鄧布利多趕在魔法部的傲羅們趕到之前就來到了這里,跟羅素談了幾分鐘,談話的內容奇洛依舊沒有聽見,因為這次鄧布利多給他施了閉耳塞聽咒。
  當矮胖敦實的魔法部長康奈利·福吉帶著一隊傲羅氣喘吁吁地跑進房間的時候,看到的只是并排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哈利和德拉科、被捆得嚴嚴實實的奇洛以及臉上帶著笑容的鄧布利多和羅素。
  福吉用力地揪著自己暗綠色條紋睡衣的胸口,大口喘著粗氣,看上去大概是剛剛從床上爬起來:
  “阿不思,怎么……怎么回事……”
  鄧布利多收起了笑容:“康奈利,我覺得你得問問傲羅辦公室的魯弗斯,他的手下為什么會寫信給我,讓我去魔法部開一個無關緊要的會議。”
  “是……是你抓住這個罪犯的嗎?”福吉還是在努力讓自己喘勻氣,同時他用手指著被綁成粽子的奇洛問道,“還有這兩個……兩個躺著的學生,他們是怎么回事,有……有沒有危險……”
  “哈利和馬爾福先生不會有危險的。”鄧布利多嚴肅地說道。
  聽到馬爾福這個姓,福吉皺了皺眉頭。
  “奇洛是被羅素先生抓到的,雖然他可能違反了幾項校規,但我覺得你還是得以魔法部長的身份給他發個什么嘉獎,以此來感謝羅素先生對你工作失誤的彌補。”鄧布利多繼續說道。
  “梅林二級獎章!”福吉叫道,“怎么樣?我相信沒有一個霍格沃茨的在校學生拿過這個獎。當然啦,你抓到了一個逃犯,這是個很偉大的行為,維護了我們魔法世界的穩定……”
  福吉后面的話羅素就沒聽進去,全是毫無營養的車轱轆話,什么“支持魔法部工作”啦,什么“給魔法部做出了貢獻”啦,羅素上一輩子就聽了不少,這次他恨不能給自己再施一個閉耳塞聽咒。
  奇洛被傲羅小隊帶走的時候,從門外沖進來了一個看上去脾氣不太好的矮個子男人,他舉著一個黑色的大照相機對著屋里的所有人咔嚓咔嚓一通亂拍,羅素注意到他的背上寫著“預言家日報”的字樣,也不知道他們從哪得到的消息,也許全世界的記者跑得都一樣快。
  圣芒戈醫院的人也很快到了霍格沃茨,他們把仍然昏迷不醒的哈利和已經醒來但是哼哼唧唧的馬爾福一起帶走了。
  羅素覺得其實龐弗雷夫人就可以解決這兩個病號,但福吉堅持要把他倆送去圣芒戈。(“外面棋盤邊上還躺著一個。”他們出門的時候,羅素出聲提醒道。)
  鄧布利多跟福吉一起走出房間的時候朝羅素擠了擠眼睛,可憐的奇洛在他倆前面漂浮著,像一條不知名的大蟲子。
  兩個魔法部的工作人員來給羅素簡單地登記了一下之后,就讓羅素回格蘭芬多塔樓休息了。
  ……
  羅素爬進格蘭芬多的公共休息室時,納威居然還在那里可憐兮兮地坐著,不過他已經坐在一張扶手椅上睡著了。
  羅素撓了撓頭,最終還是沒有叫醒納威,而是自己上樓去了。
  ……
  早上起床洗漱完之后,羅素剛走進禮堂的大門,禮堂里幾乎所有人都把頭扭向了他,而且羅素發現,每個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很怪異。
  羅素轉向身邊的赫敏:“我臉上沾了牙膏沫嗎?”
  赫敏一頭霧水地搖了搖頭。
  兩人走到餐桌旁邊,才發現了原因。
  一份今日的《預言家日報》攤在桌子上,頭版頭條上正是羅素的大頭照片,照片上的羅素正沖著兩人調皮地眨著眼睛。
  照片下面是一個醒目的標題:《霍格沃茨竟要靠十一歲學生拯救》。
  赫敏皺著眉頭端詳了一番報紙上羅素的大頭照,問道:
  “你犯了什么事嗎?”
  羅素把赫敏按到椅子上坐下,跟她講了昨天晚上的事情,略過他跟奇洛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事情的經過其實很簡單。
  聽羅素講完了整件事情,赫敏托著腮只問了一句話:
  “為什么不帶我一起去?”
  羅素沒話可說,嘿嘿笑了兩聲。
  “所以哈利跟馬爾福現在都在圣芒戈醫院呢?”赫敏又問道。
  “沒錯。”羅素點頭道,“沒準還是鄰床病友呢。”
  赫敏想到勢成水火的兩個人呆在同一個病房的場面,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
  “但是有一個問題。”旁邊傳來了一個沒精打采的聲音,是弗雷德,“看來哈利是趕不上明天的比賽了。”
  “啊,糟糕。”羅素一拍腦門,“早知道我下手輕點了。”
  “你說什么?”弗雷德疑惑地問道。
  “沒說什么。”羅素連忙裝傻。
  “唉。”弗雷德的孿生兄弟嘆了口氣,“伍德都要打算用餅干把自己噎死了。”
  餐桌的另一端,格蘭芬多的魁地奇隊長伍德同學正滿臉哀傷地坐在一堆曲奇餅干面前,渾身上下都透露著生無可戀四個字。
  “我們沒有替補找球手。”喬治聳了聳肩,“伍德本來對今年很有信心的……”
  “不過這也是個好消息。”弗雷德對喬治說道,“不然伍德今天會把我們最后一點體力都榨干。”
  “還有我們可憐的小弟弟,報紙上寫著他挨了石頭墩子一下。”喬治用下巴指了指羅素面前的《預言家日報》,“真有趣,我們還得從報紙上才能知道我們親愛的小弟弟干了什么。”
  羅素假裝沒聽見,飛快地往嘴里扒飯。
  赫敏倒是饒有興致地翻看著那份報紙。
  “德安德里,你看,這一段很有意思。”赫敏忽然抬頭叫羅素道。
  羅素含著一口洋蔥湯抬起了頭,聽赫敏大聲讀起來那一段她認為很有趣的新聞。
  “……奇洛對于自己的行為進行了辯解,他聲稱自己受到了某個邪惡存在的脅迫與控制,而傲羅辦公室也確實在他的身上發現了奪魂咒的痕跡。
  威森加摩首席魔法師阿不思·鄧布利多表示,如果奇洛的說法能夠得到證實,那么他將會支持奇洛無罪的判決……”
  新聞很短,赫敏很快就讀完了,她把報紙推給了羅素。
  羅素撇了撇嘴。
  ps:書友群號373868099,歡迎大家一起討論交流啊。

打死都不赌分分彩